麻豆传媒下载安装免费版

夜月收敛表情,深呼吸平静了一些后,方才迈步走到渊爷爷面前。

渊爷爷伸手抚摸着自己雪白长长的胡须,眯着眼睛看着夜月,张嘴:“我这儿没有那么多规矩,也没坐的躺的,更没有喝的。”

“无妨。”夜月勾唇笑了笑。

夜月撩起裙摆,随意自在的席地而坐,坐在渊爷爷对面。夜月勾唇道:“我也不讲究,这样挺好。”

“嗯。”渊爷爷摸着胡须,眼眸闪过一丝满意。

他就不喜欢那些装着绷着,时刻小心翼翼注意自己姿态的人,不管男女,他都不喜欢。渊爷爷活了一把年纪,眼光犀利,看得出夜月不是诳他,讨好他故意说得。

虽然刚刚说了自己这儿没有喝的,但渊爷爷就好像忘了这话似的。

他抬手张开手心,光芒一闪,手心里立着一个玉瓷小瓶子,瓶口敞开散发着阵阵沁人心脾的甜香。

渊爷爷伸手递到夜月面前,张嘴:“这是我酿的,小沉歌小时候最喜欢喝这个,尝尝。”

“好。”夜月点头。

夜月也不客气,她接过玉瓷瓶子,夜月闻了闻有些惊讶,“这不是酒。”

渊爷爷轻哼一声,也不解释。

清纯美女简单T恤穿出不一样的美

夜月尝了一口,入口醇香甜甜的,似某种不知名的果子酿成,纯果汁酿造,不添加一点酒。口味很独特,一口回味无穷,夜月还发现自己喝了一口,体内修为肉眼可见的增长了一些。

虽然不多,但一口就有如此功效,着实惊人。

夜月还在惊讶果酿之中,渊爷爷摸摸胡须盯着她,沉沉开口说道:“小沉歌的爷爷在他几岁时,就启程去了别的世界,他爹娘接管神帝宫繁忙无空,他可以说是我带大的。”

夜月放下玉瓷瓶,安静听渊爷爷说下去。

渊爷爷继续说道:“我上一回出关,是时卿他们兄弟俩着急来求助,让我去劝劝小沉歌。知道我见到小沉歌时,他在干什么吗?”

听得渊爷爷问她,夜月心中一顿,有些莫名的预感。

皱了皱眉头,夜月默默摇头,“不知。”

渊爷爷呲笑一声,语气极其嫌弃的说道:“他就跟个傻子一样,呆愣愣的穿着一身喜服,坐在那间新建起的宫殿门口,我问时卿他们,他在那儿坐了一个月,动都没有动过一下。”

“我再问时卿他们出了什么事。这才晓得,小沉歌的媳妇逃婚了,他用尽了方法也找不到人,便傻坐在了那儿。又傻又蠢,真不知我这脾气,怎么会教出他这样的傻子?”

渊爷爷的语气听着又气又嫌弃,但夜月还听出了,渊爷爷浓浓的担心和心疼。

夜月嘴角微抿,眸光闪了闪。

她从不知她逃婚后,凤沉歌是什么样的反应。她曾经想过,但没有想到会是这般,现在听听也止不住心底的心疼。

他说的挖心之痛,生不如死,便是这般吧?

渊爷爷继续说下去:“我骂了他一通,他这才想通了,去闭关修炼,但他一直没有放弃找人。现在总算是把找回来了。”

夜月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渊爷爷眉头一挑,雪白长长垂下来眉毛跟着动了动,渊爷爷张嘴:“丫头,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责怪埋怨?”

夜月微顿,抬眸和渊爷爷对视,夜月随后摇摇头。

她听出了渊爷爷语气里又气又嫌弃又心疼担心,但未曾听出一丝一毫的埋怨她,就算埋怨,以渊爷爷的身份立场,也没什么不该的。

渊爷爷:“不觉得就好。我跟说这些,不是要埋怨,而是想跟说说真心话。”

啥?

夜月眼底闪过错愕,真、真心话?

夜月有点懵,接下来渊爷爷的话,更是神转折,把夜月都听愣了。

只听渊爷爷继续说道:“丫头,不管小沉歌是做了什么混事,让生气伤心了,都不该逃婚啊。逃婚多亏啊!让我教教正确的做法,应该继续完成婚礼,坐稳神后的位置,再来跟小沉歌秋后算账!”

夜月:??

“我实话实说,从小沉歌他爷爷,也就是我的兄弟开始,他怕媳妇!小沉歌的爹,也是怕媳妇的,媳妇一个眼神,他堂堂神帝声都不敢吭。”

渊爷爷笑眯眯摸着胡须,一脸促狭揶揄的接着补充道:“他们凤家,是祖传的听媳妇话,媳妇让他们往东他不敢往西!不仅是祖传听媳妇的话,还祖传痴情种,凤家男人当夫君,那是最好的选择,别人比不了。”

夜月表情懵逼,张张嘴:“那个……”

“现在懂了吧?逃婚多亏,就得成婚,到时候秋后算账,想做什么做什么!”渊爷爷眉梢一扬,得意看着夜月,眨了眨眼睛示意她。

懂了吧?

夜月:……

夜月愣愣回过神,她只想说一句,这是亲爷爷吗?

阿不,渊爷爷不是亲的,但亲手养大凤沉歌也和亲的没区别。夜月是万万没想到,渊爷爷竟会对她说这么一番话,要不是提前知道渊爷爷身份,夜月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卖凤沉歌?

“丫头,这回小沉歌都带来见我了,不会再跑了吧?”渊爷爷见夜月沉默许久,忍不住张嘴问她。

夜月又想笑,又无奈,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。她只得抬手张嘴喝了一口果酿,心情平复了一些,夜月这才开口:“以前是我和他有些误会,现在误会都解除了,我不会再跑……了。”

夜月皱起眉头,怎么觉得用跑字怪怪的。

又见渊爷爷眉梢一挑,好似还想说什么,夜月生怕他再出什么惊人之语,连忙抢先开口打断了他。

夜月抢先问道:“渊爷爷,我有事想请教!”

“说。”渊爷爷大手一挥,笑容十分爽朗。

渊爷爷一瞧夜月就喜欢,多漂亮的丫头。知道夜月不会再跑了后,渊爷爷更喜欢了,毕竟也算是他的孙媳妇了~

夜月却没那么爽朗,她心情沉重下来,抿了抿嘴角方才开口:“渊爷爷,请问您认识一位叫芸君的女子吗?她同我一样,都是夜神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