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app亲测有效

“是啊,呢?”筱箐疑惑不解,周兴云无利不起早,今天天还没亮就出门,到底要做什么?

“去尚书府还东西。”周兴云扬了扬手中毛绒大衣,现在轩辕世家危在旦夕,轩辕风雪肯定很无助,他不趁虚而入,当真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娘。

“好风流呐。”筱箐忍俊不禁,周兴云真够厉害,把许芷芊众多美女一网打尽。

“筱箐姐,关心一个人没有错,假如有一天伤心难过,我也会为提供强劲的臂弯。”

“祈祷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哈。先走一步……”筱箐原地踏步暖和身子后,小跑出门,去许家迎接夏吉儿。

周兴云站在路口,目视筱箐挥手道别远去,再转向兵部尚书府,去看看轩辕风雪的情况,希望大小姐今天不要太憔悴。

“我说过多少次,不是我们不帮,而是帮不了,去找别人行吗?”

“明旌个忘恩负义的家伙!我家大小姐以前那么照顾们,们现在却袖手旁观见死不救,当真连猪狗不如!”

“这话什么意思?她照顾我们?是我们照顾她好不好!”

“就是啊!以前她怎么照顾我们?仗着自己是轩辕家大小姐,把我们当做跟班一样使唤,还说照顾我们?要不是爹是兵部尚书,我父亲交代我要让着,讨好,以为我们会低声下气任使唤?”

“们……们没良心!以前们闯祸,哪次不是我家大小姐出面!明旌还记得两年前,父亲办事不力差点丢了官,是谁替爹求情!”

“闹够了没!区区一个丫鬟也敢叫嚣,听不懂我说话吗?轩辕家私通外敌卖国求荣,乃国之大耻,只有卖国贼才会帮们说话!”

温柔有气质美女

“我们轩辕世家乃开国功臣,才没有私通敌国!明旌忘恩负义!才是卖国贼!们官官相互陷害我们轩辕世家!陷害我家大小姐!们不得好死!”丫鬟小丁愤怒娇喝,冲动的走上前,试图伸手去抓明旌。

明旌身旁的两小跟班陈仓来和黄智,顿时上前拦截……

两个大男人推挤一个弱女子,丫鬟小丁顿时失足,被推倒在地上。

“小丁!”轩辕风雪赶紧上前扶持少女。

“小姐我没事。”

“自作自受……”陈仓来和黄智嘴上很刻薄,其实心底则十分过意不去,毕竟他们跟在轩辕风雪身边,已有四、五个年头,尽管轩辕风雪有些独裁,总是高高在上带头大姐,可她对他们确实还是挺不错,正如小丁丫鬟所言,在他们闯祸的时候,不慎得罪其他大官弟子的时候,几乎都由轩辕风雪出面,替他们摆平事端。

“明旌,算我求,让中书大人替我父亲说说话好吗?”轩辕风雪已经放下尊严,恳求明旌劝一劝家父,帮她轩辕世家伸冤。

“风雪……情况没想的那么单纯,我爹说了,叛国之罪株连九族,现在谁帮,谁就是叛国帮凶。恕我爱莫能助……”明旌很明白的对轩辕风雪说,伴君如伴虎,如果他爹参合这趟浑水,只怕一家子都难保。

“念在往日情谊,明旌,再帮我劝一次中书大人行吗?”轩辕风雪也知道自己强人所难,从昨天开始,她就四处走访求人为轩辕世家请命。无奈,大家都无能为力,就连和他爹最熟悉的官员,此时也为求自保,开始疏离她。而那些受过轩辕家恩情,却不太熟悉的官员,更是对她闭门不见……

明旌算是比较厚道,看见她只想规避,并没有羞辱她。今早轩辕风雪在上州刺史府门前等谭恒,对方可是毫不留情面,淫.言荡语冷嘲热讽,说兵部尚书叛国罪人,轩辕风雪若贬为官妓,他绝对要第一个拔她头衔……

轩辕风雪没想到,在她面前向来挺风度的谭恒,竟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来。反倒是习性风流纨绔的明旌,看到她落魄,引动一丝恻隐之心。

“好吧,我去试试,但我几乎可以保证不会成功,现在朝堂根本没人敢帮们请命。还有,我建议们偷偷离开京城,免得皇太后定罪株连们……现在非常时期,这些钱收下,我只能帮到这里。”

明旌一边规劝轩辕风雪,一边掏出袋碎金给少女。

明旌昨天听父亲说,先皇赐予轩辕世家的尚书府,已经被朝廷查封,轩辕风雪如今无家可归流落街头。

“谢谢……”轩辕风雪感激的点点头。

“算们还有点良知。”丫鬟小丁则当仁不让收下碎金。

昨天朝廷查封了轩辕家,她们什么都不能拿,就被赶出了府邸。昨晚轩辕风雪挨家挨户的拜访,指望有人能替她父亲伸冤,结果一无所获……

彻夜未免的轩辕风雪,今早晨再次去上州刺史府邸寻求帮助,希望谭恒能帮忙劝说其父亲,却被他恶言戏谑,正因如此,丫鬟小丁看到明旌等人时,才会忍不住大骂他们忘恩负义猪狗不如。

明旌正欲带着小兄弟离开,朱鑫海走了几步,突然立定犹豫了三五秒,随后回转过身对轩辕风雪说道:“轩辕大小姐,我认为……有个人或许能帮们。”

“是谁?”轩辕风雪和丫鬟小丁异口同声。

“尚药局周大人,是唯一有可能帮们突破困境的人。”朱鑫海轻描淡写的说道。这话可不是周兴云教他讲的,而是他自己认为,目前轩辕风雪认识的人里面,唯独周兴云有能力替兵部尚书求情。

周兴云站在小巷拐角,默默的看着几人,没想到朱鑫海那么机智,居然对轩辕风雪说出这种有先见之明的话,真不枉他前阵子在官家子弟面前抬他一手。

“别骗我们,连中书大人都帮不上忙,区区尚药局奉御,怎么可能为大小姐请命。”丫头小丁对当朝局势一无所知,在她记忆里面,尚药局奉御的官品,也就跟朱鑫海父亲,尚舍局奉御一个级别,在京城贵都,几乎是个无足轻重的医官。

同样,轩辕风雪也一脸困惑,无法理解朱鑫海的用心。

“确实……如果是少年神医,说不定能帮到。半个多月前我还听父亲说,少年神医乃国之骄子,深受皇十六子和许太傅器重,他在朝堂上公然弹劾皇十六子和许太傅,事后非但没有受罚,反而还加功行赏。”明旌点点头,颇为赞成朱鑫海的提议。

“明少,我们快走吧,要是让别人看见我们……”陈仓来拉了拉明旌,昨天他家人听闻兵部尚书革职收押,首要便是交代他们,绝对不能再找轩辕风雪,以免受到牵连。

如今明旌给了轩辕风雪点钱,万一让有心人看到,暗中参他们爹一本,说他们勾结轩辕世家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明旌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他给钱轩辕风雪,并没有想太多,自觉得两人好歹相识一场,这点小忙帮了无所谓,却不知轩辕世家被收押,朝堂上下人心惶惶,若是有人看见他资助叛国罪臣的女儿,那可完蛋了……

想到这里,明旌赶紧叫唤朱鑫海:“小朱!别耽搁时间,我们快走。”

眨眼功夫,明旌等人匆匆远去,只剩轩辕风雪和小丁丫鬟,困惑的在原地思考。

“大小姐,我们不如听他们的,去找周奉御帮忙试试吧。”小丁丫鬟虽然很迷茫,但看朱鑫海等人的样子,不像在说谎。

“等会吧……”轩辕风雪身心疲惫,无力无助的坐在围墙阶梯休息。

“喔。”小丁丫鬟自觉的坐到轩辕风雪身边,朝廷查封了尚书府,禁令她们离开京城。昨晚轩辕风吹四处走访请求,一整晚都没有休息,

轩辕风雪低着头,不知不觉陷入深思,她不曾想过,轩辕世家在皇权面前,竟是如此不堪一击,一夜间家道中落。现在她很迷茫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

尽管朱鑫海让她去找周兴云,可她并不认为,周兴云有能力帮助她。亦或者,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,找周兴云、穆寒星、郑程雪等人帮忙,让她们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。

一阵冷风吹过,轩辕风雪感受寒冷,不由自主的抱紧双肩……

周兴云看到少女弱不禁风的样子,叹了口气,便主动朝轩辕风雪走去。

周兴云本来打算去轩辕风雪家看看,不料轩辕家被朝廷查封,害他只能顺大官员的府门溜达,心想碰碰运气,没准能撞上轩辕风雪。

当他来到中书侍郎官邸前,恰好看到轩辕风雪和明旌等人对话。敢情轩辕风雪一直埋伏在中书侍郎家门口,看见几个牲口一如既往的出去玩,便找上他们,请求他们劝劝自家父亲,为她父亲澄清罪证。

丫鬟小丁望见周兴云漫步走来,心想唤醒沉思中的轩辕风雪,但是,周兴云食指竖在嘴前,做了个静音手势。

小丁见周兴云手中拿着轩辕风雪最爱的毛绒大衣,霎时明白他想做什么了。

前天,轩辕风雪的大衣不见了,害她又急又气好阵子,要不是轩辕崇武告诉他,大衣遗漏在周兴云官邸,轩辕风雪估计会要翻遍整个轩辕家,再翻遍整个京城。

轩辕风雪本来想,第二天大早就去周兴云府邸拿回衣服,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自家父亲竟被人诬陷成卖国贼,就连轩辕崇武也因此受牵连,被官兵带走押入天牢。

之后,轩辕风雪一直奔走寻求帮忙,再无心思去周兴云官邸拿回衣服。

不过,周兴云倒是贴心,在轩辕风雪受寒,最需要温暖时,他轻轻地将毛绒大衣,披在了佳人肩膀上。

感受到温柔的气息,看到熟悉的白色毛绒,轩辕风雪心间一暖,不由昂起俏脸……

十分感谢:x念夕、方可光禄、信尧、ALIKON、书友36074437、llhqiqi520、天边有明月、的投票和捧场,谢谢兄弟们支持。